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 » 行业新闻 » 正文

利用开发性金融创新支持企业融入“一带一路”——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李吉平在民营经济创新发展论坛发表讲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1-20  浏览次数:229
核心提示:2019年1月18日,民营经济创新发展论坛暨民营企业融入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在大连一方城堡酒店拉开了帷幕,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李吉平发表讲话。

尊敬的各位来宾:


大家上午好!

非常感谢马塾君博士邀请我参加这次的论坛,下面我谈一下我们学习习主席的精神、对民营经济的看法。民营经济的作用“56789”大家已经都知道了,还有一个出口量占了45%,这个份额也是非常之大。那么这些企业获得多少资金呢?我们统计在银行的资金上,民营企业仅仅占了25%。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总体比重要超过60%,它的融资占到了四分之一,这个比重非常的不匹配、不适应。我们再看融资,从2002年到2006年,我们国家的直接融资比重达到了25%,到2007年大度下滑,到了今年已经降到了六点几,远低于之前的水平,实体经济通过银行债券资本市场融资大跌了近80%,就是说我们的民营经济、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,确实是更加突出了。无论从银行贷款比例来看,还是从资本市场,都是这样。为什么是这种情况?现在探讨的比较多,也比较清楚了。国际上的原因,还有贸易摩擦、国内经济结构调整,也有我们企业自身的问题,而且这个问题还是世界性难题。

那么习主席的话是怎么说的呢?我从融资角度来理解习主席的意思。习主席说:我们出台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很多,但不少就落实不好,效果不彰,有些政策相互不协调,政策效应同向叠加,或者是工作方式简单,导致一些初衷是好的政策产生了相反的作用。习主席指出,比如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过程中,有的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惜贷不敢贷,甚至偷贷断贷,造成企业流动性资金困难,甚至停产。习主席对融资难讲了一些很深刻的话,现在感觉研究关注的不多,这是一个目前政策层面下贯彻不力、调整步骤不够,产生了一些困难。

我个人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要防止的或者已经出现的倾向,就是我们对风险的认知共识上,我认为一是现在风险在一定程度上被扩大化,比如说地方政府债务,我们查了一下,美国政府的债务达到20万亿美元,占全球的31%多,中国是4.9万亿美元,美国是我们的4倍,美国一点儿事没有;另外,我们看这债务怎么形成的,我们地方政府多数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、公共产品,那么这种产品的周期,像路都是在20年以上的这种期限,包括折旧,那么怎么来融资呢?都被缩小到56倍,都三五年的融资期限,而之前我们地方政府记账不计资产方,只计负债方,这样融资比例肯定是高的。化解起来,我们这个也比较简单,回归原位,把精算资产精算一下,这条路20年就20年、2525年,把它一平摊,融资负债就下来了。还有一个是我们过去的误解,修路好像是政府要修的,现在不一定是这样,政府需要按会计法规定的,政府需要的是这种路提供的服务功能,你可以去买,民营企业家来造路,政府又省钱,据我们了解按照这种方法来化解地方债务的,在南方三线城市有一个地方政府腾出500亿左右的资金空间。第二,我认为风险有些时候被目标化,化解风险好像成了目标,从银行来说是风险为中心的生命线,各地以防范风险为如何如何,风险永远是个手段,不能错把手段当目标,手段当成目标就等于我们没目标了,所以还要为了实现目标来保障风险。第三,我还感觉到我们的风险被对立化了,一谈风险就会和发展对立,就好像是妖魔一样,实际它们是相辅相成的,只有很好的防范风险才能得到发展,发展也需要防范风险。所以,树立一个正确的风险观,我认为在贯彻习主席讲话的支持民企经营当中,当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

这里面我们还要注意到,对风险不能同而论之,中央到地方就是防风险一个词恐怕还不解决问题,比如我理解中央是讲系统性风险,然后才有区域性风险,我们各个省、各个地区又是一种,再往下还有机构风险,包括企业,银行更多是操作风险,风险层次是不一样的,风险的性质也不一样,同而论之谈风险,我认为解决不了实际问题。不能把操作性风险当成一个系统风险来说,也不能把系统风险当成操作风险来看,一定要把它们区别。那么怎么办呢?实际上现在都很清楚了,包括十九大报告习主席的讲话都非常清楚地强调了,我们当前要从中国国情出发,我们的什么国情呢?最大的国情就是我们现在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这个阶段有100年之久。习主席要全党牢牢记住这一基本国情。那么我们所有的制度安排、政策规定,我们的监管考核和企业发展,都要从我们的基本国情出发,因为我们在发展,我们不能用完全成熟的市场标准来要求、衡量或制约一个不很成熟的事情,比如说我们在考虑项目的时候,金融机构主要看一个指标——财务指标,好多东西光看一个指标是不够的,还要看成长性和发展性,如果单看一个指标,没有几个可以搞,所以要有综合考虑。总之,我们中国的发展阶段不能跨越,不能落后了就犯右倾错误、超前了又犯左倾错误,一定要适合我们的实际。

那么从银行来看,当前谈到金融科技比较多,我主张还要多谈科技金融,因为金融科技是银行自己在自己的圈里打转,怎么手段化、怎么精细化、怎么数据化,都还是银行自己的事情,我主张要走科技金融这条路,我们广大企业的金融化怎么融资、怎么定周期,我认为习主席也提出了很好的具体要求,习主席讲: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,就六个措施,其中要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习主席强调要优先解决民营企业,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,甚至融不到资的问题,同时还要逐步降低融资成本,要改革和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内部激励机制,把银行业业绩考核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挂钩,解决不敢贷、不愿贷的问题,要扩大政府金融市场的准入,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,发挥民营银行、小额贷款公司、风险投资、股权和债券等融资渠道,对有股权质押平仓风险的民营企业,有关方面和地方政府要抓紧研究,采取特殊措施,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避免发生企业所有制转移的问题,地方政府要加以引导,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、有前景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的财务救助,省级政府和计划单列市可以自筹资金组建政策性救助基金,综合运用各种手段,在严格防止违规举债、严格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前提下,帮助区域内的产业龙头就业大户、战略新兴企业、关键重点的民营企业给予济困。我认为习主席讲得非常清楚,银行应该怎么办、政府应该怎么办,特别提出了我们多年没有提出的一个口号叫“政府救助”,银行方要加强政府的作用,建立基金给予救助,我期望民营经济的发展工作有一点进展。

 

谢谢各位!

 
 
[ 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
点击排行

 
友情链接


 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 | 辽ICP备15002685号-1